我小叔写给爷爷的祭文

 

祭文

(悼念父亲,写在二七忌日之前)

2010年4月18日16:44生于1904年10月13日的父亲终于走出了尘世,去了更愿意去的去处,嘱我们笑着面对

我是当日15:15左右接到四哥电话,医院已经下了病危通知,然后与阿萍一起在16:20到达医院病房,只在病床前一点匆忙看了一眼,感觉上父亲的脸色和脸的状态与以前躺在病床上的状态不一样,当时来不及深想,就跟着四哥到病房外讨论起病情,三哥跟了出来。情况基本了解后,我问了用药情况,当知道消炎药用的是青霉素,我似乎松了一口气。因为我知道他体内的细菌对许多消炎药已产生抗药性,青霉素是偶尔用的,可能起作用。当时我们三人都觉得以他的顽强肯定能挺的过去,我好像是这么说的:如果消炎药起作用,再活半年应该没有问题。谁都没有想到几分钟后他离我们而去。

接着我回到病房,五嫂慌张地指着监护仪说:数字往下掉,数字往下掉,只有48了。那时我还不明白这个数字的意义,也不明白这上面三排数字代表什么,我好像头一次面对监护仪,后来才弄清楚它们分别代表着脉搏;血压;溶氧量。当时48指得是溶氧量,已经比较低了。看着五嫂慌张我跟着慌张,不知是谁去找了医生。

我不知道时间是怎样过去的,恍惚中医生护士在忙碌,我站在床右侧中间两眼紧紧盯着监护仪注视着数字的变化。此时我已知道溶氧量往下掉是不好的,可它偏偏往下掉,352818还在往下掉。我脑袋一下子大了,同时胸中一股热气直往上翻滚,我俯着腰,双手撑着床边,低头看着父亲,两眼噙着泪,用了很奇怪的声音很轻地吼出“你们无论如何想办法救他,救他”我感觉得到一个护士朝我看了一眼,匆匆走了出去。过了一会儿我退到床尾两眼还是盯着监护仪,溶氧量只有8了,瞬间到过0,似乎还瞥到一行“测不到脉搏”的字样。心想完了完了来不及了。忽然数字往上走了,到了20多停顿一会儿又往上窜直上48,超过了48。好了,好了我和五哥同时欢叫起来。可是高兴了一会儿那数字又往下掉,而且不象刚才那样有停顿有反复而是以稳定节奏不紧不慢地往下,往下再往下此时耳边响起哭声和嗲嗲的呼喊声,我没有哭也没有喊只有双眼噙着泪水。当时现场有四个儿子两个媳妇一个女儿见证了这一切。

父亲对于您的离去我不知兄长,姐姐们如何想的,我无意也不想探究,只知道早就有思想准备觉得能以科学态度对待您的离去。没有想到最后一刻竟会热血上涌,发出那一声低吼,更没有想到这一身低吼竟然冲破了长久郁结的块垒,化解了自以为打不开的心结。

如果有人问:你父亲是好父亲吗?我会回答:没有感觉到。如果再问:你父亲伟大吗?我会说:伟大。以父亲的长寿200万人只出现一个,难道不伟大吗?父亲的长寿与其说是自然的结果,不如说是他对长寿追求的结果,或者说他想等,等着家族所有成员都有好的消息等着新一代人诞生的结果。父亲的伟大还在于他统治其家族长达80多年,他以自己独有的方式粗暴加智慧统治着他的夫人们和子女们,我想在有记载的历史上,统治的时间之长也许绝无仅有。

父亲我知道,您几次通过某种方式试图化解我的心结,但是我不愿意,拒绝了您的企图,儿时留下的伤痛怎么能轻易化解呢!我甚至认为这辈子化解不了。但是您在生命的最后几分钟里,透过科学仪器,依靠血缘的神奇的力量,顷刻间瓦解了我的防线。也许您撑着生命在等我,也许您早已算计好,也许不管如何您是胜利者,我只能佩服您。在生命的最后一刻无言地完成一次父与子的对话,了却了您的心愿,亦解了我的心病。我真诚的说一声:谢谢!

父亲安心得离去吧!您曾经常会说一句话,树倒猢狲散,您有担心。不必了,此次您的葬礼办得如此顺利,周到,隆重,体面。若您在天有灵一定会欣慰地注视着子孙们忙碌的身影。说一句要面子得话比您身前办的大事要漂亮。所以放心吧!在此请您表扬一下三哥三姐,他们是核心组织者。特别是三哥勇于挑起领导全家族的任务,相信您会很高兴的。现在是一个多元社会,每个人都可以有自己的信念,处事方法,但在血缘的召唤下,我们会求同存异处理好家族事务,亦会用合适的方法追忆您。

父亲安心得离去吧!我会协助哥哥姐姐照顾好母亲,亦会照顾好您的小儿媳妇小孙女。

父亲安心得离去吧!若您在天有灵就保佑我们,保佑您的子孙。但我更希望您不要太忙碌,做自己愿意做的事吧!

小儿子慧丰拜

2010年4月29日 

 

我的小叔,只比我年长8岁,曾在爸爸哪看到过一张老照片,奶奶抱着婴儿的我,一个文静的小男孩站在边上,哪时我笑他好瘦好文弱,就露出2只大大的眼睛,小叔,很聪明好学,见人总带着腼腆的笑容,后来才听姑姑说,奶奶 去安徽照顾我,爷爷忙的根本不顾在家读书的小叔,他放学回来常常饿着肚子做功课不说,还会受闲气,哪段的伤痛在小叔的心里留下了挥不去的阴影,以致后来在爷爷面前他抑制着情感。看到他写给爷爷的祭文,忍不住流下欣慰的热泪,我要赞您,小叔,去了心结,您本就幸福的生活会更加快乐!为老爸骄傲,因为小叔口中的三哥就是俺老爸,印象中俺老爸在这个大家里总是笑嘻嘻地人缘极好,是很少拿主意的,爷爷可是做事麻利又脾气耿直的老人,看我老爸慢吞吞的,爷爷就会跟他急,叫他,戆督儿子,每次老爸都会笑着跟奶奶说,侬看,嗲嗲最宝贝我,所以才给我爱称,逗的爷爷奶奶笑的合不拢嘴。。。。。

Advertisements
此条目发表在未分类分类目录。将固定链接加入收藏夹。

发表评论

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:

WordPress.com 徽标

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.com account. Log Out /  更改 )

Google+ photo

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+ account. Log Out /  更改 )

Twitter picture

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. Log Out /  更改 )

Facebook photo

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. Log Out /  更改 )

Connecting to %s